【母爱的昇华】(番外 01)【作者:w5822946】   乱伦小说 
字数:60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番外一

  「阿青动作快点啦,慢吞吞的,在学校里也这样哦,上课都不会迟到吗?」
  「知道了知道了,别念了。」

  今天一大早我和儿子力青就要出门去他乡下的外公外婆家看望两位老人,算是外孙子的心意。

  阿青在一个星期多前刚放暑假回来,和去年走的时候完全是两个人,头发短了,人壮了许多,更有成熟男人的味道,不再是那个只会向妈妈撒娇的小男孩。
  这对于我是好是坏呢?我以为变得只是他的外表,对我这个母亲他还是亲切热爱的,但事实上儿子回来后跟我说的话很少,态度也很平淡,更不用说像高三那年那样对我身体的着迷和火热。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我想要知道答案,我的那个把头埋在胸里撒娇、打着妈妈屁股说色色的话的阿青去哪了。

  他和女友分手是我早知道的事情,在阿青还没回来之前我就已经准备好温暖的怀抱等他扑进来,现在的情况是我心切地扑了过去,却猛地一头扎进水里,阿青站在岸上只丢给我一个背影自己走了。

  「你去读书以后比在家里还要动作慢,真的一点都没有进步。」

  「那不要去好了。」

  「你……现在妈说你一句都不行吽,脾气也变得这么臭。」

  儿子之前在家里也会时不时地跟我顶嘴,但高考那段期间给了他一些爱的教育后,他有改变许多,我一度都用这个作为那是自己的家庭性教育的安慰。
  可现在阿青说话的样子真的使我伤心,他已经不爱他的妈妈了吗,养他这么大又有什么用,对他那么好又有什么用。

  「好啦好啦,阿青你怎么可以对妈妈这样说话,快点上车吧,晚了路上堵,我等下还得赶回来。」

  老公即使在周末里也有工作要忙,他只负责送我们母子到达目的地,之后就要先回来。

  就算是大清早的马路上车辆依然出乎意料的多,大概是大家都攒足劲等到星期天出门玩。

  因为阿青的外公外婆都住在乡下,路程还有些距离,儿子被我太早叫起床,身上带着的困意还不肯散去,上了车后戴上耳机就在后排靠着睡着了。

  我的视野里不断有野花、野草、水泥地、电线杆、蓝天白云飞过,可我的心思还记挂在后视镜里那个呼呼大睡的小坏蛋身上。

  「阿青起那么早脾气是不太好,你也不要太凶他了。」

  「你就只会当好人,每次都是我来当坏人。以后他的事我都不管了,你来管,是好是坏也不关我事。」

  真是气人,老公不来安慰我也就算了,还帮着儿子说话,男人果然都是一路货色父子俩联合起来气我。

  「你说阿青是孩子,我看你更像孩子,不说气话了,这就快到了,脸摆的那么臭爸妈见了肯定要问。」

  家乡那条政府出资修建的宽敞马路从去年开始动工,今年也不过修到了一半,老公的车不宜再往里开,否则待会返程的时候很难掉头,所以在某一个路口处我就让他把我和阿青放下,嘱咐他路上多加小心互相道了别。

  睡了一觉后的阿青精神状态明显比刚才起床时要好得多,他也很久没来过乡下的外婆家,对路边的花花草草、飞鸟水牛犹如第一次见到般表现的特别有兴奋,还记得小时候不是我拉着他的话,他直接就要跟外公一起往水田里跑着插秧。
  路上偶尔遇到几个熟悉的邻居或者八杆子也打不着的亲戚,免不了还要寒暄几句。

  他们的注意力大多放在阿青身上,得知是我的儿子以后又要使劲夸奖几句,好在阿青没有因为跟我闹别扭而故意出我的丑,礼貌周到地回答了他们几个问题后才得以脱身离开。

  「刚才那个男的是谁啊?」

  「啊!你说的是哪个?」

  阿青终于开口跟我说话,但他问题里的那个男人让我搞不清他到底问的是谁。
  「就是那个老头子,皮肤黑黑矮矮的。」

  阿青很不耐烦地抛出了他的描述。

  「真是的,什么老头子,他是外婆那边的亲戚,具体怎么算我也分不清,平时见了他我还要喊他叔叔,赵叔叔哪里就老头子了,你又在乱说。」

  「反正他不是什么好人。」

  我心里顿了顿,怎么儿子对这个素未谋面的赵叔叔有着这么深的怨恨似的。
  「你这孩子,赵叔叔怎么就不是好人了,可不能乱说话。」

  我小声地告诫儿子不能乱说话,又紧张地看了看四周,在乡下这种小地方,说不好就有人在竹林、草丛中解手,被人偷听了传出去是很伤亲戚间感情的。
  「他刚才偷看你来着。」

  儿子气呼呼地说着,大概是恼我不信他的话。

  「偷看我?瞎说,他偷看我什么。」

  「他刚才看你大腿,眼睛色迷迷的。」

  「真的吗?」

  乡间的道路崎岖不太好走,夏天的太阳又毒,今天早上出门我还特意选了一件长到差不多到膝盖的裙子穿,认为这已经是相当保守。

  「骗你干嘛?不信拉倒。」

  儿子赌气似的疾走几步抛开了我。

  对于阿青的话我虽然感到震惊,但还是愿意相信的,他没有理由要诬赖一个陌生人,更不会拿这种事对我撒谎。

  事情如果属实的话那真是太吓人了,这个赵叔叔大概也有四十多快五十的年纪,虽然皮肤黑黝目光也有些凌厉,看起来是相当严肃的人,但他在我的印象里一直对我挺好,小时候路过我家门口还会向卖货郎买些小玩意儿给我,长大后上了学就不怎么见到了。

  一个小时候摸你头逗你乐的长辈突然被打上色狼的标签,那种不可思议和事后的厌恶就像吃了一口炒饭进嘴里,咬到一块硬物,吐出来才知道是虫卵的尸体。
  尽管好端端的心情被这恶心的人、恶心的事给恶心到了,但值得高兴的是阿青原来还是很在乎我这个妈妈的,虽然脾气有时像小孩子般难捉摸,但关键时刻又能像男人一样站出来保护妈妈,这样一想我又好高兴今天有带他一起来。
  「等等妈妈啦,阿青你慢点。」

  我追了上去,亲热地钩住儿子的手臂。

  「你干嘛啦,不要这样子,很难看欸. 」

  「哪里会难看,小时候你都是这样拉着妈妈手臂走路的,你过来点,站外面会被太阳晒到。」

  我调整下拿太阳伞的角度,把尽量多的位置给儿子。

  「这样像女生一样,一点都不酷。」

  儿子尽管不停抱怨不停想要逃走,但我就是牢牢地抓住他的手腕,他哀声叹气的模样让我早上有些不爽的心情也得到小小的报复的满足。

 爸妈现在住的房子是政府通过土地改革、征收农地和拆除以前违法乱建的土
  房子所得到的赔偿,而分配到的一间两室一厅的套房。

  阿青的外公外婆都有快一年没见到自己的外孙子了,见面后抓着阿青的手不放,「你说你都有多久没来看外婆了,外婆真的想你,就是腿脚不好,没办法进城了去看你。今天可不许走。」

  老人家的年纪大了,腿脚开始不太方便,阿青一直是个孝顺的孩子,听到外婆的话脸色有些黯淡,「那你就住几天,反正现在放暑假在家里也是玩。」
  阿青想也不想就同意。

  老人和孙子在一起总要问问学习和生活,尤其是阿青现在在外面读大学,外婆总要问他吃不吃得好、穿不穿得暖,衣服能不能自己洗。

  正聊的高兴,老公的电话打了进来,原来是他单位临时决定要派他去国外出差一段时间,他现在就在家里收拾行李特地告诉我一声。

  「怎么会这么突然呢。」

  「总部的决定我也是刚知道的,我不跟你说了,马上就要走了。」

  我嘱咐他路上多加小心,妈大概见我语气有些不太对,就问我发生了什么事。
  「是阿青的爸爸突然要到国外的去出差,现在就在赶飞机。」

  儿子很惊讶地说:「怎么突然,那家里不是只剩你一个人了。」

  「那你今天也不要走了,就留下住,你也好久没在这里住过了,跟阿青一起留下来。」

  我妈不放心我一个人在家里,替我拿了主意,我也就顺势答应下来,却拿眼角偷偷看了儿子一眼,发现并没有流露出特别的喜悦,这让我有些诧异和难过,是我已经年老色衰没有魅力了吗,我这段时间实在想不出来还有别的原因让儿子突然变得如此冷漠。

  男人对于女人的喜欢无非源于两点,一个是感情一个是肉体,阿青还在乎我是不是被人偷看吃亏,就表示他心里是在乎我这个妈妈的,只有肉体上我已经不能吸引到他的解释,毕竟他在大学里交了女朋友,我怎么能和那些小女生比青春靓丽呢。

  晚上洗完澡的我还在卫生间里对着镜子上下打量,腰间好像可以出现赘肉了,拍拍屁股好像也没有以前的紧实了,胸部呢,大虽然还是挺大,分量是足的,但摸起来也有些松软没有那么挺拔,岁月真的不饶人,尽管我每周还会去健身房运动,但还是抵挡不住它的侵蚀。

  出了卫生间就见到我妈拿了一床新的被褥,说是买来还没用过,给阿青晚上睡觉用,她还特地拿了个新的枕头给我。

  晚上的住房安排就是我和阿青母子俩一间房睡觉,本来我还想提出自己跟妈一间房睡,阿青就跟他外公一起睡,但想来老人家都没说什么,我这样反而此地无银。

  在以前的农村,家家户户都生好几个,房子也不过巴掌大点,一家起码五六口人,挤在一起,父母孩子男人女人睡在一间房里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即使是孩子长大了也照样如此,所以在乡下的老人的观念里并没有儿大避母这样的想法。
  我进房间的时候儿子正在床上躺着玩着手机,只是回头看了我一眼,又去玩他心爱的手机去了。

  女人真的是很奇怪,当初高考的那段期间,对于儿子的骚扰多少有些抗拒,总在烦恼他怎么有着花不完的精力似的,就没有一天安分点的,现在儿子对我恢复到了平常的母子关系,我又开始气恼他,又在伤心自己的魅力不再已经对他产生不了诱惑。

  「快点睡觉别玩手机了,到时候眼睛要近视了。」

  儿子嘴里嘟囔了几句,但还是听话地把手机关了,侧着身上躺下睡觉。
  熄了灯以后,夜深人静,窗外还能听到几声清晰的虫鸣和蛙叫,我的背后就是儿子,我有好几次忍不住想要转过身去抱住他,但是母亲的尊严还是让我忍住了。

  我心里也在跟他赌气,竟然你这样对妈妈,这么不乖,那妈妈也不理你了。
  就这样越想越气还把被子故意使劲抽过来一点,然而儿子还像死猪似的呼呼大睡。

  早上当我起床的时候儿子还没睡醒,我看着他熟睡的面庞突然起了搞怪的想法,往自己的枕头上找了找,不出意外地找到一根断发,将那长发对折小心地送到儿子的鼻孔处,带着调皮的心开始逗他的鼻孔。

  儿子的眉头顿时难过地紧凑在一起,头也开始微微摇摆着,显得很不舒服的样子。

  这还没够呢,我又凑到他的耳边去给他的耳道里轻轻吹气,男人的耳朵一律是最敏感的,永远受不了女人在他们耳边说话,就算原本是铁石的心肠,被女人在耳朵边喃语几句也就什么都变软了,唯独是下边硬了。

  儿子果然受不了这一番的挑逗,就算是在睡梦中,喉咙也无意发出低沉的呻吟。

  他的身上现在只是盖着薄薄得被单,下体的凸起我醒来的时候第一眼就发现,刚才这么玩弄了一会儿,我自己都有些开始想入非非。

  心情复杂地看着儿子的裆下,那根坏家伙为什么会这么的坏,以前就知道对妈妈凶,而且凶的要命,无时无刻不在暴走的状态,而现在又如此的绝情。
  想到伤心处,原本平息了一夜的怨气也被挑了上来,趁机给那坏蛋来了下弹指神通,虽然我把控着力道,但男人的那个地方最敏感,更何况现在是晨勃,儿子瞬间受到电击般浑身颤抖了一下。

  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我赶紧先发制人:「阿青快点起床,外公外婆都在等你吃早饭呢,快点起来。」

  阿青不情不愿地起了床,好像又想起了什么,抓了抓自己的小家伙,我趁着他还没反应过来,赶紧逃了出去。

  在饭桌上阿青有意无意地看着,我肚子里在笑脸上也管不住地想笑,让你也知道妈妈不是好惹的。

  吃完饭后阿青在家里坐不住,说要到外面去玩玩,外婆担心他不识路又不认识人,不放心他一个人出去,便要求我也陪着他一块去。

  我见今天的天气十分的晴朗,出去散散步也很好,只是昨天来的时候没想过会住下,连件替换的衣服都没带,却没想到我妈还保留着我以前的旧衣服,那是我早些时候穿的衣服,浅绿的色调陪着下摆的小碎花,现在看来反而有些复古的优雅。

  「妈好了没,快点。」

  「好了好了,别催。」

  我在房间里换上衣服左右来回地看,总觉得有装嫩的嫌疑,不敢出去见人。
  儿子见着我慢慢地出来,先是很无奈,转眼又是说不出的惊愕,我细细地观察他的表情,不好意思地问他好看吗,他很木然地点点头,又想起什么似的赶紧转开视线,催我出发。

  农村现在的风光说来已经跟早年的乡下很不一样,政府的修建和住房、环境的改善都让它变得跟一般的小城镇并无两样,我们当年的那种满山遍野钻树丛,在果园里偷果子,河里抓鱼戏水的情景不会再有。

  园子现在都有铁丝网或者围墙围着,河水发臭连鱼都憋死了,山野因开发的需要也被推平,树木都被拉去厂里加工,你要想看山,那要走好远的路才走的到。
  儿子走了一圈兴趣减了大半,路上也总有对他这个陌生人指指点点的,连我也不例外,可能是对我的衣着。

  我开始有些不自信地询问儿子:「妈妈穿着这身衣服会不会很怪?」

  儿子将我上下看了好几遍,我十分紧张又期待地等待他的回答。

  「不会啊,还好。」

  「还好是什么意思?就是不好看咯,是不是太年轻了,不适合我。」

  「就是还可以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在敷衍我,还是年轻人现在说话都是这么随便,我气的只想尽快回去免得在外面丢脸。

  却耳听到有人在叫我,还是叫我的小名,「阿梅,阿梅!」

  我眼睛向远处瞧去,确实有个人影在向我挥手,我顶着大太阳一下看不清是谁,但肯定是我认识的长辈,担心失了礼数带着儿子快步迎上去。

  「是三发叔啊!我刚才没看清,还想谁在叫我,原来是您,真巧。」

  眼前的这个扛着锄头的老实农民是我爸的结拜兄弟,但年纪比我爸要小得多,现在该快五十了。

  农村人家家户户都或多或少有着说不清楚的关系,尤其在我爸的那个年代男人少女人更少,为了生产力的输出,自己村子实在找不到媳妇了就到隔壁村去娶,所以说起来村与村之间都带着联姻关系。

  三发叔憨笑着,说:「我老远就见着你了,真认不出来,说谁家的小姑娘这么好看我还没见过的。」

  「后来仔细一琢磨,这不是我吴大哥家的阿梅吗?我是真糊涂。」

  「三发叔你可别笑话我,我都一把年纪了,还小姑娘呢,说出去让人家笑。」
  我谦虚了几句,但又因为三水叔的赞美心里像狂风扫走乌云一样明媚,三发叔说话总是铿锵有力,有种让人不得不信服的力量。

  「我可说的都是实话,三发叔什么时候骗过你。哈哈,什么时候回来的,这个孩子是。」

  三发叔这时候才注意到了阿青,「是我的儿子阿青,阿青叫人,这是陈爷爷。」
  阿青听话地叫了一遍,「这是你儿子,都长这么大了,你不说我还不敢认。
  乖,真乖。像你,长得好看。「

  儿子对于三发叔的夸奖好像无动于衷,我怕他失了礼,拉着三水叔又闲扯了几句,儿子却突然说肚子饿要先回家吃饭去,我拦不住他。

  三发叔很恰当地也要回去吃饭,让我赶紧陪阿青回去,我和三发叔道了别又赶紧追上了儿子。

  「你这样很没礼貌哦,妈妈要生气了,那是你外公的结拜兄弟知道吗?」
  我觉得儿子刚才的样子有些过分,忍不住教训他几句。

  「那又怎么样,也是一个色老头。」

  「你这孩子怎么胡说呢!你再这样子胡说妈妈真的生气了。」

  「他刚才就是色迷迷的对你看。」

  「你,胡说,是你把人家想的太坏才会这样觉得。」

  我不太相信儿子说的话,认为他是因为小孩子的嫉妒才会这样误会别人,三发叔是看着我长大的,对我就像亲闺女似的疼爱,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呢。
  连着昨天的赵叔叔的那件事我都开始觉得是阿青的疑神疑鬼误会的,虽然有些生气他的不礼貌,但又想到他是在乎我这个妈妈才会关心自己是不是吃了亏这点上,又觉得儿子还是像以前一样爱我的。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